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王爷,王妃又去皇宫摆摊了 > 第254章 想要很多很多安慰
不是你真走了呀,我还有事要问你呢。”
眼看着池砚北走了,池砚枫大急。
就在他要追出去的时候,梁初楹挡住了他。
“梁初楹,他真的很像一个人,他,他——”
“明天启程返京,今晚该准备收拾东西了。”梁初楹淡淡地说道。
“明天回去了?”池砚枫大喜,“真的?”
梁初楹没理他,自顾走了。
韦沐苒赶紧追上去。
“师父,那我可以跟您一块回京吗?”
“当然可以。”
“那便太好了,回到京城我便去找大师兄,挑个好日子风风光光举办拜师宴,我要让天璃国都知道咱们灵卦医鬼门。”
梁初楹道:“这便是收了富婆徒弟的好处吗?”
“当然,师父请放心,徒儿一定会将我们师门发扬光大。”
梁初楹越看越觉得这个徒弟香,“沐苒,今日之事,你不会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吧?”
“不会,反正我这辈子就不打算嫁人,名声这种虚名于我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修道。”
这小姑娘,确实与常人不同呀。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敢叫人一块进去的。
当然了,她去那么慢的原因是因为知道池砚北已经在当英雄了,她才那么慢的。
否则真的没有池砚北什么事。
只是她奇怪的是,池砚北是怎么那么快找到人的?
若不是在古代,她都怀疑池砚北是不是在小姑娘身上安定位器了。
“你能这么想是最好的,对了,你觉得我二哥人怎么样?”
“挺好的,也够仗义,最重要的是他会做生意。”
“那他救了你,你会不会很感动?”
“就算他不来救我,师父也会来的,不是吗?”
梁初楹点了点头。
“所以,他只是抢先了师父一步,再说了,我再试一下,说不定那初级定身符就又好使了。”
韦沐苒将控制初级符的事情说与梁初楹听。
梁初楹没有想到她的天赋居然这么高。
“不错,你确实适合修道。”
“谢谢师父夸奖。”小姑娘被夸得眉眼都在笑。
“自己多领悟几次估计就能够随心所欲操控初级符咒了,到时候为师再系统传授你控制初级符咒,相信你会有新的领悟。”
“谢谢师父。”
“沐苒姑娘,借一步说话。”
两人正要上马车,池砚北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冒出来了。
韦沐苒看向师父,她其实好怕师父认为她是一个不正经的姑娘。
与异性过多交往,不利于修道。
“既然是我二哥找你,那你便好好与他说话吧,他这个人吧,命苦,你多安慰他一些。”梁初楹拍了拍韦沐苒的肩膀,叹了口气。
小姑娘立马感受到师父的那份担心,拍拍胸脯表示:“师父放心,我最会安慰人了。”
“行,他怎么说也是你的恩人。”
“我明白,师父放心。”
梁初楹给池砚北挤了一眼神。
二哥,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池砚北亦是回应她一个眼神,仿佛在说,放心,我会搞定她的。
梁初楹摇摇头坐上马车。
瞧池砚北那副不值钱的样子。
哎,自古以来,爱情最难搞呀。
【大瓜,池砚北那货想要跟我乖徒儿说什么。】
【无非就是说她被那么多人看到,会被人说闲话,叫小姑娘嫁给他呗。】
【我这个二哥的脑袋到底是不是豆腐做的?】
【不知道,拆开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呃,我还真是想拆拆。】
池砚北又将韦沐苒叫到一个小饭馆。
趁小二上菜期间,他又给韦沐苒洗脑。
“沐苒姑娘,今日那么多人都看到晋王那样对你了,只怕传出去,你的名声便毁了。”
韦沐苒道:“毁了就毁了呗,反正我一心修道,又不嫁人。”
“可你会被别人指指点点的,如今这件事情你师父已经上报到皇上,到时候整个天璃国的人都知道。”
“那又如何,坏人不应该得到惩罚吗?再说了,这件事情事关皇家颜面,相信大伙不会乱传的。”
“如果你嫁给了我,日后就算别人误会你,我便有资格站出来替你解释,你觉得怎么样?”
店小二陆续上菜了。
韦沐苒还是将一个钱袋子拿出来放到桌上:“这顿,我请了。”
说完,她转身就走。
“不是,沐苒姑娘,这饭还没吃呢。”
“你是救了我,我也很感谢你,但是跟你吃,请恕我吃不下。”
怎么会这么死脑筋的人,明明她都说过不会成婚的,他在坚持什么。
池砚北急了,赶紧拦住她的去路。
“你师父可是说了呀,我需要安慰,师命难违,难道你想要违抗师命不成?”
“你!”
韦沐苒气死了,这小子是不是欠揍呀?
“难道我说得不对吗?呜呜,弟妹,我命苦呀,居然找不到一个可以安慰我的人。”
池砚北开始耍赖。
没办法,这姑娘没有情根,他只能想方设法扰乱她的心绪,等他完完全全占据她的大脑,看看她的情根会不会长出来。
“行了,你真的想要安慰?”
池砚北双眸放亮。
“想要,想要很多很多安慰。”
卖惨这一招对女人很管用,说不定她们同情心泛滥便奖励个亲亲当安慰。
池砚北美滋滋地想着。
“那咱们去吃饭吧,这心里苦呀,多吃糖就好。”
很快池砚北便发现,他要崩溃了。
小姑娘居然让小二将这些菜全都撤下去,然后上的全都是糖烧的菜。
满桌甜腻的菜,叫他怎么吃嘛?
小姑娘倒是大口大口吃起来,见他不动筷便问:“你不吃吗?全都是糖,吃了心里就甜了呀。”
池砚北欲哭无泪:“这便是你安慰人的方式?”
“当然了。”
行吧,他吃。
池砚北硬着头皮吃了一些,最后甜腻到他都跑去吐了。
什么破饭馆,改天一定要将它盘下来,将厨师给开了。
“姜公子,你心里甜些了吗?”
池砚北有力无气道:“把苦都吐出来了,自然甜一些了。”
“那便好了,我想到另一个法子安慰你。”
池砚北大喜:“什么好法子?”
“那便是当我的实验呀,我现在正在自学初楹定身符,如果我今夜能够将你定住,那是不是很神奇很魔幻?”
池砚北好想逃。
这算哪门子的安慰?
这不是要人命吗?
“姜公子似乎不太愿意?要不然我去找别人。”
那怎么行!
池砚北咬牙切齿道:“沐苒姑娘选中我,是我的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