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成小奶包,全家听我心声开挂了 > 第262章 冤有头,债有主!
所有人都懵逼了,怔愣地看向身后,身形一滞,面目惶惶。
“难道刚才是幻觉?”
“妖怪呢?
片刻后……
众人如释重负地长长吐出一口气。
而后因为好奇,再次向中间聚集而去,毕竟那儿还孤零零躺着一个“人”。
唐老大则想趁机离去。
方才,忽起一阵风,带起风沙,吹得众人眯起眼。
姜麟趁势将柳青塞入唐老大马车内。
“爹爹……等下。”唐昭昭开口。
【还有些人没有惩治呢?姑奶奶可不会放过坏人,有仇不报可不是我的风格!】那样会影响睡眠。
【再说这事不处理,舅舅怕是无法顺利科考。】
【毕竟对方为了陷害舅舅,拿人命做局,企图让舅舅身陷命案中。】
【若不众目睽睽之下,把这阴谋给破了,早晚会出事。】
【不管对方是谁,使出如此阴谋,必不是好人。】
【既如此,姑奶奶便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让他们自己感受一下,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是啥滋味儿。】
空间内,机器人小K默默放下,手里的电风扇,嘴角竟有一丝笑意。
唐昭昭没空关心这些,此刻正死死盯着那躺下的“人”。
必须要将舅舅的所有嫌疑全部抹除。
有了!……
“姜苏苏……泥……飞不飞……腹语?”小家伙说着伸着短指头,戳了戳姜麟的腹部。
姜麟斜眸觑了一眼小家伙,点头。
“那……泥…………”小家伙趴在姜麟耳边嘀咕了好久。
“确定这样?”姜麟挑眉淡淡确认道。
唐昭昭重重点头,如小鸡啄米。
“好吧。”姜麟说罢,带上唐昭昭翻身上马,再次随着人群朝那“人”而去。
“哎呀,这人死啦?”
“我当时见这人持刀冲向妖怪,还砍在妖怪脑门上,也没见妖怪动呀,这人咋就没了?”
“你也说了那是妖怪,妖怪害人哪里需要动手?”
“对,可惜了这位勇士,咱们都顾着逃命,他竟然有胆与妖怪搏杀。”
那钱公子环视一圈没见着柳青的人影,正气恼不已。
又听众人如此说,当即怒道。
“胡说,胡说,此人明明是持刀奔着……”后面的话他没说下去。
咻!
金针出,他再也说不出话了。
只见他惊恐地睁大眼珠子,并未有声音发出。
唐昭昭微微一笑,很满意对方这个表现。
咻!……咻!……咻!……咻!……咻!
金针出。
针针扎在特殊的穴位上。
很快,那个“人”“站”了起来。
“啊呀,诈啦!”一声尖叫,众人立即让出一大块空旷地方。
面上全是惊恐。
咻!……咻!
钱公子也想跑,奈何光脑袋想想,身体根本不受支配。
就那么立在当场,眼睁睁看着那“人”摇摇晃晃,朝自己而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声音又急又惊恐,直接闭上眼睛,吓尿了。
空气传来怪异的味道。
“钱兄,跑呀!”有一人扭头喊了他一声,见他没动静,想拉他一起离去。
咻!……咻!
他也身体不受大脑支配,立在当场!
但嘴能动。
面上惊恐不已,心里万分懊悔。
麻痹的,没事干嘛管别人死活。
宁死道友不死贫道不是吗?
“救,救我……快啊!”向伙伴求救。
结果,那些人只是扭头看他一眼,犹豫一下,并未上前。
因为……
那个“人”距他们俩只一步之遥了!
“钱公子,我死得好惨啊!我真的死得好惨啊……”那“人”边“说话”,边靠近。
“钱公子……你害死了我,是你,是你杀了我,我要带你一起下地狱!”
众人闻此全都震惊的瞪大了眼珠子。
什么?
这个人不是妖怪杀死的?
而是这个姓钱的害死的?
人群中有人认出钱公子身份,“哎呀,这人不是巡防营钱统领家次子吗?”
“也难怪如此胆大包天,草菅人命呢!”
“可不是,这钱统领据说和驸马爷私交甚厚。”
“哎,可惜那人了,这下是死了也白死。”
“谁说的,那人必是知道这层关系,所以亲自讨公道。”
“嘘!……都少说些,巡防营虽说官职不大,但奈何人家有实权,不想惹麻烦就少说两句。”
“对,老话说冤有头债有主,咱们静观其变就好了。”
现场继续……
只见那“人”四肢不协调地将手,伸向钱公子的脖子。
而另一个直接吓得昏过去。
很快那个钱公子被掐得口吐白沫。
钱家的下人们吓死了,顾不上害怕,齐齐上前,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将钱公子救下。
又将那“人”淋上一桶油,而后一把火烧了。
免得他再作妖。
钱公子得救了,但眼神涣散,吓疯了。
众人见没了热闹看,哄散而去。
唐老大他们也跟着人群离去。
路上,唐昭昭掏出一根鸡腿,看了看,又放回去。
【此情此景,好像不宜啃鸡腿,那换个瓜啃啃吧!】
说罢,小家伙又掏啊掏!
没一会,拿出一片甜瓜,啃了起来。
【这瓜长得真好,全都长在了我的口感上,真棒!】
“歪主母……次!”
“小舅舅……次!”
“娘亲……次!”
“爹爹……次!”
“……”
所有人都分到一整个大甜瓜,竟然连瓜叶子,都翠绿的微微有点扎手。
姜九捧着瓜愣了一下,悄悄看了姜麟一眼,见对方没说啥。
“谢小主子赏!”然后将瓜放入怀里,并未舍得吃一口。
姜麟见此,将自己的瓜一分二,给了他一半。
“老大,这……”
“给你就拿着,扭扭捏捏的像个娘们。”
马车内。
“青儿……”柳芸娘刚开口。
“娘亲……帮帮……昭昭!”小家伙见气氛不大对,弄个甜瓜抱在怀里。
“瓜瓜……昭昭……次不着。”满腹委屈。
扁着嘴,小脸可怜巴巴的望向柳芸娘,大眼睛忽闪忽闪。
亮晶晶的直逼人心。
柳芸娘心神一震,暗自懊恼自己还不如个孩子。
此事与青儿何关?
他不与家里人说,亦是出于爱护,不想他们担心而已。
且若没有昭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