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婚老公半身不遂,我却怀孕了! > 第290章 三角恋?
那是不是需要再去调查一下郭家在临市的情况?”
赵秦转身问。
“再调查看看吧,至少知道他和罗扰之间,到底有什么问题。”顾以晓望着窗外,那条小巷里到现在都还在闪烁着“LUO”三个字的招牌,轻叹了口气。
B国的圈子总共也就这么点大,会出问题,倒也是正常的。
齐威的农舍里,顾以晓再一次见到了郭相宜。
这位前几天还在不停卖惨的小公司老总,这两天倒是过得春风得意,有人保护他的安全,连政府负责这个项目的官员都站在他这一边。
“郭先生,说说吧,你跟这位罗扰先生之间,到底是什么情况?”
顾以晓耐着性子,问他。
听见“罗扰”这个名字的时候,郭相宜有一瞬间的失神,显然没想到顾以晓找人介绍的供应商就是这位。
“郭先生?”
看他出神,顾以晓同在场的其他人对视一眼,都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没什么。”郭相宜摇头。
这摆明了是在隐瞒。
“郭相宜,如果你还想这个项目能够做下去,最好现在就把我要知道的事情告诉我。”顾以晓不满皱眉。
她本来也不是什么有耐性的人。
觉得至少在郭相宜的这件事情上,她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她的目的早就已经达到,借着竞标失败这一件事,已经让B.A.的董事会开始对约翰发难。
“如果实在是做不了,我不介意现在就撤资。”
“撤资”两个字一出,郭相宜明显就变了脸色。
“我……”他稍稍犹豫了一下,“其实是以前念书的时候的故事了。”
最后,郭相宜还是老老实实把当初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是因为女人?”
不知为何,顾以晓此时想起了那个小女孩。
之前她就奇怪,以罗扰的年纪,不应该有年纪这么大的孩子才对。
“是。”郭相宜点头,“我们都喜欢一个学姐,可惜那个学姐嫁给了一个人渣,学姐被家暴的时候向他求助,他选择了见死不救,最终导致了学姐自杀。”
“那么你呢?这件事与你又有什么关系?”
顾以晓心底的疑问越加扩大。
“因为,当时我回了临市,不在这里,所以,当我知道罗扰害死了学姐之后,我就找到了他,并且使了一些手段,让他的公司遭受了非常大的损失,他也是因此,恨上了我。”
从郭相宜视角叙述的这些,顾以晓知道,顶多就只能够相信个一半吧。
毕竟人在说一些事情的时候,始终都还是会按照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去说。
那个小女孩——
罗扰养在身边的小女孩,或许就是那位学姐的孩子。
“你的那位学姐,自杀前是不是留下了一个孩子。”顾以晓试探着问。
“孩子?”郭相宜复述了一遍,摇了摇头,“学姐结婚之后几乎每天都在挨打,根本不可能生孩子。”
如此,倒是奇怪了。
那罗扰的那个孩子,又是谁呢?
“这件事,并非是到了不可处理的地步,但之后我也需要你的配合,听清楚了么?郭先生。”
郭相宜闻言点头。
回到安全房之后,阿昼早就已经把他们之前在临市的事情挖了个干干净净。
“他还是有所隐瞒,他们的事情,并不是从来到B国之后开始的,而是先前还在临市的时候便开始了,郭相宜的父亲当年没有结工程款导致罗扰的父亲被工地的人追债,躲债的时候不小心从楼顶摔了下来,罗扰的妈妈也是不堪其扰,跳楼自杀了,罗扰是在邻居的帮助下,才来到了B国发展。”
看了这些调查出来的材料之后,顾以晓自然更加能够理解罗扰一听到“郭相宜”三个字之后,油然而生的恨意。
“那个学姐?”顾以晓翻遍了材料,也没有看到那位学姐的任何资料。
“在这里。”阿昼叹了口气,将另一个文件夹递给了顾以晓。
不是资料太少,而是厚厚一沓。
“这位学姐,也是个狠人,她的母亲之前曾经插足过临市一位富豪的婚姻,生下了一个女儿,就是这个学姐。富豪的妻子没有孩子,所以这些财产最后都留给了她,后来,这女人带着这些财产出国留学,在B国认识了一个研究员,结果被那个研究员骗财骗色,最后自己死了,留下一个出生没多久的孩子。”
材料里,确实是写了这个女人的亲生父母到底是谁,只不过,这些细节跟眼前发生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关系,所以顾以晓扫了一眼,也就随它去了。
“我找他们当初的同学问过,他们在学校里的时候,都不知道对方其实在父辈上就有仇怨,应该是后来才知道的。”
调查过一轮之后,顾以晓大概也就知道了这事情到底要怎么处理。
“这还是得让郭相宜道歉啊。”她收好了材料,叹了口气。
“如果他愿意道歉的话,他们之间的仇怨应该不至于到现在这个地步。”
阿昼皱眉,并不认可顾以晓这样的处理方式,但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其他的处理方法来。
“试试吧。”顾以晓将材料装袋,稍稍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准备让手下送出去。
内线电话突然就响了起来。
屏幕上开始闪烁来电人的名字。
“帕克?”
阿昼呢喃自语,扭头看了顾以晓一眼。
接起电话之后,顾以晓“喂”了一声,便听到电话那头的人嗓音略微有些着急,“你们怎么回事,为什么今天董事会的人说,小美人鱼雕像的竞标要开始第二轮发表?”
“什么?”
这一下,连顾以晓都愣住了。
内线电话都是外放的,阿昼自然也听见了,他的十指立刻就开始在键盘上飞速得敲击起来。
“你们最好赶紧想办法处理好这个局面,否则的话,我们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还有你们小心最近在临市的人。”
他讲话很急,吩咐了几句以后就飞快挂断了电话。
在临市的人?
安德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