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娇软小夫人一撒娇,偏执程总拿命宠 > 第158章 怪我没有能力
朋友?我看你是想处心积虑上位当我嫂子吧?”宋婉宜只觉得她死装。
打着做朋友的旗号,心里想着的却是爬床的勾当。
陆知娴把头转到一旁,懒得和宋婉宜多说,“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她解释再多,别人不愿意听,那也等于是白说。
还不如省点口舌。
瞧瞧,都现在这个时候了,她居然还在装。
宋婉宜真恨不得撕碎她那张虚伪的面孔,把她的真面目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尤其是让宋承毅看看,他喜欢的女人究竟是个什么货色!
“好了,
宋婉宜不情不愿的站起来,在心里把数学老师翻来覆去的骂了好几遍。
又不是初中高中,管这么严干什么?
再说她可是宋家千金,就算家里重男轻女,股份没有她的份,那她也用不着去打工啊,只要混个毕业证下来就好了。
但这些话她可不敢说给数学老师听,要不然把老师惹怒了,毕业证她还真拿不到。
“这节课我就专门讲卷子,每道题都会讲到,你把步骤记下来,回头发到班级群里,不会的你就问陆知娴。”
数学老师这样吩咐其实是为了她好。
她的基础实在是太差了,和没学一样,上课又趴桌子睡觉。
让她把答案记下来,最起码能过一遍脑子。
宋婉宜咬牙答应下来。
她不想跟陆知娴那个贱人请教,可数学老师讲的她一点听不懂,像听天书一样。
直到下课铃响了,她才记录了几道选择题的步骤。
其他同学陆陆续续都走了,她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直到蒋婷婷走过来,“婉宜,这些题你要是不会的话,那我帮你做吧,刚刚这节课我听讲了。”
“嗯嗯!你可真好。”宋婉宜感动的一塌糊涂,她边等边聊八卦。
聊着聊着,话题就扯到了陆知娴身上。
“你说她会不会真的变成你嫂子啊?”蒋婷婷回想起那天宋承毅的反应,到现在都觉得后怕不已。
幸好没有让他抓到什么证据,要不然,她们两个绝对就惨了。
宋婉宜眼里的厌恶都快要溢出来了,“怎么可能?我妈妈又不喜欢她,就算我哥喜欢,那妈妈不点头,陆知娴也别想进我家的门,就是在外面当个外室呗。”
“就算是外室,她也能捞不少钱,万一再生个儿子,那你妈妈真能不认吗?”蒋婷婷总觉得事情没有宋婉宜说的这么简单。
宋家这种豪门,不可能让亲生骨肉流落在外,尤其宋婉宜之前还说了,她妈妈特别重男轻女。
那要是陆知娴生下长孙来,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宋夫人难道还能把人赶出去?
这样一想,宋婉宜也慌了,“她现在就不停的吹耳旁风,要是真生下孩子来那还了得。”
只怕到那个时候,宋家就真的没有她的落脚之地。
她堂堂宋家大小姐,反倒是要给一个保姆的女儿让位置,多嘲讽啊。
“那就不能让他们在一起啊,或者是,想办法让你哥哥对她失去兴趣。”蒋婷婷握住她的手,“比如毁了她那张脸!”
这话顿时就提醒了宋婉宜。
她高兴的一拍手,“对啊,没了这张漂亮的脸蛋,别说是勾引我哥哥了,到时候程砚南也不可能搭理她。”
正好马上就是校庆了,在训练过程中受点伤也是很正常的事!
……
陆知娴这边。
下课后她直接去了校门口。
宋承毅的豪车就停在旁边,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他摇下车窗,对着陆知娴打招呼,“知娴,我在这。”
眼看越来越多的人朝这边看过来,陆知娴赶紧上车。
她可不想成为同学之间茶余酒后的谈资。
宋承毅开车朝着警察局的方向驶去。
他已经提前约好了局长,把人带过来以后,直接录笔录。
局长详细问了一下那天发生的事情,然后拿出一份资料放在陆知娴面前,告诉她:“我查了那群人的流水,程四小姐固定在给他们转账,数额还不少。”
陆知娴拿起资料看了一眼一眼。
白纸黑字,一笔笔流水打印的清清楚楚。
最早一笔是程心语回程家那天,然后固定每个月转一次账,数额都一样,直到她出事的前一天,程心语转过去一大笔钱。
这么明显,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出来问题所在!
“她到底跟我有什么深仇大恨啊。”陆知娴一下子就红了眼眶,手指哆嗦起来。
是,程心语这些年在外面吃了很大的苦,被认回来以后心里不平衡,这些她都能理解。
所以她搬出去了,不想和程心语起冲突。
可换来的却是变本加厉,甚至是想要置她于死地!
“知娴,你别难过。”宋承毅伸手擦去她脸上的泪水,承诺她,“我一定要让害你的人付出代价。”
陆知娴相信他的承诺。
可是,程心语现在是程老太太的掌中宝,老太太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人保下来。
她不想把宋承毅牵扯进来,“毅哥,你已经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不能事事都指望你。”
万一因为她,程家和宋家闹得不愉快,那她真的会愧疚死。
“我刚刚审讯了那伙小混混,他们早已串通好口供,把所有的错都揽到自己身上,只字未提程心语。”局长现在也很难办。
他和宋家的长辈认识,但程家的面子也不可能不给。
“我会亲自去找程老太太。”宋承毅说着就起身往外走。
陆知娴急忙追上他。
她拉住宋承毅的胳膊,“毅哥,你别去,求求你了,别让我为难。”
“可我要是不去,这件事真的会被敷衍过去,你我都知道小混混是程心语找来的,但我们眼睁睁看着凶手逍遥法外,一点办法都没有。”宋承毅回过头。
他痛心疾首,一拳砸到自己脑袋上,“也怪我没有用,要不然这件事早就解决了。”
陆知娴赶紧去抓他的手腕,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也一下子贴近。